离展会开幕 :
  

点赞!温岭环卫工人清运垃圾到深夜 团圆饭总迟到

2020-02-18  未知 
春节长假期间,垃圾清运、处置工作不能停,环卫工人们都坚守在岗位上。除夕,家家户户都在辞旧迎新,打扫出来的垃圾、放的烟花爆竹等都要及时清扫、收运,才能有一个整洁的春节。这天,环卫工人们都工作到深夜。万家团圆之际,他们还在路上忙碌着。
 
每年的除夕,对环卫工人张健全和葛小英来说,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。他们是一对来自河南的夫妻,张健全负责垃圾清运,而葛小英负责路面保洁。
 
 
夫妻俩租住在太平街道小南门村,葛小英的保洁路段在横湖桥。张健全说,平时他们四五时就到保洁路段,他帮妻子一起清扫,然后两人轮流回家吃饭,中午左右,他开始清运垃圾。
 
张健全负责尚书坊社区的生活垃圾清运。每天,他将40多个垃圾点的垃圾清运到西门垃圾中转站。一遍转下来,至少需要2.5个小时。
 
除夕当天,垃圾的量增加,夫妻俩的工作状态变了。一大早,两人一起到横湖桥清扫,早饭时间,张健全就要开始清运垃圾。
“过年前,很多居民都要大扫除,垃圾特别多。晚饭后,大家开始燃放烟花爆竹,这也带来了很大的垃圾量。”张健全说,一整天,他在尚书坊社区围着垃圾桶到处转,一直要忙到晚上9时左右。
 
夫妻俩谁也没时间回家做饭。“我老婆早上买一碗泡面,在路上吃;中午也是这样。”张健全称,他也是随便买一点,将就一下。
 
运完最后一车垃圾,张健全还要在西门垃圾中转站将运输垃圾的三轮车清洗干净,否则第二天车子会发臭。他回到家时,差不多夜里9时30分,这时候,葛小英也差不多回来了。
 
儿子今年13岁,夫妻俩不放心让他自己做饭,提早给他准备了泡面和热水。回到家后,夫妻俩开始张罗,将提前准备好的鸡肉、鱼、蔬菜等“乱炖”。晚上10时,一家人一边吃年夜饭,一边看春晚。
 
张健全说,他没有给孩子压岁钱的习惯。儿子提起来,他就给儿子一两百元。然而,每年这个时候,有件事张健全怎么也不会忘:给老家的母亲打个电话。
 
1999年,21岁的张健全到温岭打工,成为一名环卫工人,如今已整整20年了。“我已有七八年没回老家了。”张健全说,母亲76岁了,他在电话里向母亲拜年,母子俩聊聊天,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以上。
 
陈加才开的是垃圾收集车,车上能装载8吨左右的垃圾。平时,陈加才收集各个垃圾桶的垃圾,运往城南的垃圾焚烧厂。
 
临近春节,随着生活垃圾量的增加,陈加才愈发忙碌。最忙的一天,就是除夕了。和往常一样,他早上四五时就出发了。“这天实在太忙了,这边刚拉完,又要去那边拉。”这时,餐饮店大多不开业了。陈加才没时间回家吃饭,有时候点个外卖,有时候吃泡面。
 
到了晚上,垃圾中转站的运输车忙不过来,陈加才又去中转站,帮忙将打包好的垃圾运往焚烧厂。“放鞭炮的人很多,鞭炮产生垃圾的量占了总垃圾量的一半以上。”陈加才说,他记得,去年除夕在中转站运了4车垃圾。一天跑下来,车子至少开了300公里。
 
去年除夕,陈加才的最后一趟车是夜里10时从中转站开出,到垃圾焚烧厂后开回市区,将车子停好,再回到家里,差不多已经12时了。他晚饭还没吃,回到家,妻子给他热了热菜,陪他再吃一点儿。
 
陈加才开环卫车已有四五年了,这四五年,他的除夕都是这样过的。他有两个孩子,除夕的红包,他是没时间给孩子们了。他让妻子准备两份红包,跟孩子们说,一份是妈妈的,一份是爸爸的。
 
无论陈加才回来有多晚,妻子和孩子们都会等他。孩子们磨他,“爸爸,再给我们发个红包吧。”这次,陈加才用微信发。
 
正月初一,陈加才出车可以稍微晚一点。这天晚上,他会酌点小酒,慰劳一下自己,毕竟这是过年嘛。